快捷搜索:

琵琶演奏家、教育家、作曲家刘德海在京逝世 一

人物小传

刘德海,1937年—2020年,琵琶吹奏家、教导家、作曲家,中国音乐学院原副院长、国乐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代表作《草原蜜斯妹》《十面埋伏》等。曾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演出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2019年10月21日晚,在第八届华乐论坛暨“新绎杯”精彩夷易近乐教导家的颁奖现场,82岁高龄的刘德海吹奏了新作《听茶》。而这也是刘德海着末一次公开表演。如今,人们再也听不到那如玉珠走盘的琴音。4月11日下昼,刘德海因病在北京死。

中国广播夷易近族乐团琵琶吹奏家、国家一级演员奉朝红自青年时就师从刘德海,他动情地说,亦师亦父的刘德海“是一代宗师,是琵琶与夷易近乐界的一个标杆”。

“日出弹琵琶,日落教琵琶,夜抱枕头梦琵琶……”从艺七十余载,刘德海早已与琵琶“身琴不二”,指尖流淌的音符讲述着他的“琵琶人生”。

创造“未来的传统”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人们认识的琵琶曲《十面埋伏》,就是刘德海于上世纪70年代改编的版本。

刘德海在改编时根据琵琶的特征变奏展开,并加入煞弦、绞弦等特殊技法,“用4根琴弦和十万大年夜军接触”,他在吹奏时的心跳能达到每分钟100多次。

1975年,改编后的《十面埋伏》首次表演就震动四座,刀光剑影的气势仿佛身临疆场。从此,刘德海的名字便与这首古典名曲连在了一路。

多年来,刘德海不停以创始“未来的传统”为己任。除了改编传统古曲,他还考试测验将《浏阳河》等歌曲与琵琶结合,并创造出“反弹”新技法。此外,他还创作了包括《天鹅》《昭陵六骏》等在内的“人生篇”“田园篇”“怀古篇”等数十首新曲,富厚着琵琶乐库。

在刘德海看来,“传统与今世不应该二元对立,应该生活在一个时空”,要兼收并蓄、博采众长。“既是琵琶身手忠厚的承袭者,又是积极的革新家”就是他留给许多人的印象。

中央音乐学院夷易近乐系琵琶教授、中央音乐学院附华夏常务副校长孙维熙回忆,自己上中学时就很爱好刘德海的作品,“就像追星一样”。他说:“刘德海在技巧技法的立异、今世作品的创作、艺术理论的钻研上都做了很大年夜努力,对琵琶成长做出了特殊供献。”

刘德海曾有一个活跃的比喻:“承袭莫要原封照搬,成长莫搞非驴非马。”师古但不泥古,要“用新的技术来表达最传统古老永恒的感情”。

找寻“音乐的地皮”

提到协奏曲,人们每每会想到西方古典音乐。但早在1972年,刘德海就将琵琶与西方管弦乐器相结合,领衔创作出中国音乐史上第一部琵琶协奏曲《草原蜜斯妹》。此后,刘德海又先后与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和柏林爱乐乐团相助表演这首曲子,他也是以被称为“与西方交响乐团相助的中国夷易近族音乐第一人”。

进入暮年,不停前行在“创始”之路上的刘德海也开始反思“回归”的紧张性,用他的话说便是“让我们的音乐找到地皮”。刘德海觉得,如今琵琶的“性格”越来越轻浮古怪,回归才是再启程的泉源活水。

“我们必要再回到江南去。江南丝竹柔中带刚,刚中有柔,中国音乐的特征首先是丝竹,回归江南的丝竹会减轻我们的浮躁。”刘德海曾这样说。

“音乐要绿色革命。”刘德海所说的“绿”便是要回到田园。他觉得,回到旷野便是回到夷易近间音乐的摇篮,回到发展的土壤之中,“从精神上去召回农耕社会的折衷之美。”

怀着这份思虑,刘德海曾提议保护夷易近间音乐的“1行动计划”——即中国音乐学院器乐系的门生每年进修一种地方夷易近间音乐,10年10个乐种。刘德海曾说:“到夷易近间采风,是我们夷易近族音乐能够赓续成长的一个根,一个泉源,我们什么时刻也不应忘怀,否则,夷易近族音乐的成长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愿当“创作的大年夜师傅”

在刘德海编著的《逐日必弹琵琶演习曲》的扉页上,有这样一幅画:一个笑貌、一把写有他名字的琵琶,还有“操琴快乐”4个字。这幅简笔自画像本是刘德海的署名,由于太受迎接,重版时便直接印在了书里。

不求名利、享受琵琶带来的乐趣不停是刘德海的信条。他曾这样寄语年轻学子:“有一颗阔别功利的寻常心,你终将劳绩一份千金难买的精神财富。”

面对“大年夜师”“泰斗”等称谓,刘德海看得很淡。他常说自己不是泰斗,是“漏斗”,乐意把器械“漏”给大年夜家;做“大年夜师”轻易固化,他要做回到日常生活中创作的“大年夜师傅”。

在娱乐化的大年夜潮中,琵琶吹奏垂垂成为看琵琶、琵琶演出。对付这样的“火爆”,刘德海并不认同。在他看来,琵琶艺术必要的不是“得到强烈应声”和“震撼”,而是不雅众能够恬静地聆听、“招呼琵琶”。

只管已是耄耋之年,刘德海也未曾停下垦植的脚步。奉朝红说,刘德海曾准许在今年的“敦煌杯”琵琶大年夜赛前指示门生排练,“但如今这却成了一个永世的遗憾。”谈及此处,奉朝红有些哽咽。

今年2月,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刘德海写下新曲《安全玉珠送亲人——献给巨大年夜的白衣天使》,这也成为他的着末一首作品。这位夷易近族音乐之路上的“爬坡人”完成了他的誓言:“明知道它没有终点,我还会就这样不停爬下去,直到我的尽头,哪怕有再多的苦涩和寥寂。”

本报记者曹雪盟

滥觞:人夷易近网-人夷易近日报

责任编辑:虞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